测绘信息网努力打造中国测绘第一门户网站

               镜像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注册测绘师考试资料

 首页新闻招标信息测绘论坛测绘图片测绘博客测绘论文 |  软件下载供求信息人才招聘测绘黄页测绘产品 测绘百科 考试资料

 
    
 
   
  您的位置: 测绘信息网 >> BLOG日志 >> 测绘日志  
   会 员 登 录
帐 号:
密 码:
Cookie:
  会员找回密码
请注册或登陆查看您的信息!
   日 志 分 类
  测绘日志[1855]
  新鲜网娱[12]
  情感天地[78]
  一起分享[52]
  诗歌文学[591]
  设计园地[7]
  职场故事[115]
  奇闻异事[15]
  其他[16]
   BLOG 日 历
73 2018 - 1 4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 新 日 志
  我们是骄傲的测绘人
  地理国情普查的“成长..
  《美丽中国行》——国..
  青春无悔为国情
  我的测绘家园梦
  普查中的测绘人——记..
  大院里的新人——岗前..
  让青春飞翔在雪域高原..
  测绘雄起的忆恋
  测绘新人的幸福
   精 华 日 志
  张祖勋院士的新成就--..
  8种要被社会淘汰的人
  测绘人之歌在线收听
  观看《丈量祖国》感言..
  近景摄影测量软件外业..
  中国与测绘
  未来一切皆在我们自己..
  “说”与“做”
  我的测绘畅想
  美丽而充实的青春岁月..
   热 门 排 行
  “许仙”测量生活
  如何选购三维激光扫描..
  我那可爱的光北兄弟
  我心中的测绘之珠穆朗..
  万里长城总长8851.8千..
  测绘人之歌在线收听
  留在雪地里那深深的足..
  我“骗”妻子
  近景摄影测量原理
  测量年轻人请您拉紧幸..
   最 新 评 论
  我对测绘有信心
  206183739  ..
  太能理解你们了,我也..
  也许我能理解你为何选..
  写得太真实了,感同深..
  那测绘还有那些前途奔..
  你 也 是新..
  这是测绘十八般武器吗..
  楼主可以和你成为好友..
  一位老人南方画个“圈..
   日 志 搜 索
标题  内容
 


 

未知 莫高,那一副穿越千年的地图[2015-7-13 | 网络转载
行走在莫高窟,每一步,都是洗涤灵魂。

黄沙金黄、蓝天湛蓝,沙漠深处的这一汪绿洲,便是承载了千年的慈悲,便是藏匿在苍穹的信仰。

画于莫高窟第61窟西壁上的《五台山图》,第一次和其相遇,便深深为之倾倒了。精准的地形地貌描绘、罕见的古建筑形象勾勒、生动的佛教百姓故事,无一不在世界壁画史、中国地图史上竖起极为罕见的标杆。
发布:网络转载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915
未知 郁期青三上珠峰[2015-7-7 | 李叔平
“珠峰”是地球之巅,举世瞩目。她的身高由国测一大队两度测量,并向全世界公布,载入教科书中。该队为了精确测定珠峰海拔高度,曾6次攀登,其中高级工程师郁期青随测量分队三次攀登珠峰测量,成为我国测绘界唯一三上珠峰的人。
    郁期青是我的校友加战友。他中等身材,体魄强壮,活泼开朗,爱打篮球、乒乓球。1953年我俩同时考上南京地质学校大地测量专业。1956年4月毕业后,我们同时被分配到国测一大队二分队,高唱着“勘探队员之歌”奔赴柴达木盆地执行勘测任务。后因工作调动我俩各忙各的,很少联系,可谓黑发分离白发聚。1996年4月南京地质学校40周年校庆,我们300多位56届测绘毕业生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回母校欢聚一堂。郁期青和我同室就寝三天两夜,这下可有足够的时间倾诉情怀。
    他饱经高原风霜的脸上,水纹波明显比我们多,可谈笑声如同当年。他对我说,36岁时牙齿掉得没剩几颗,边说边取下假牙给我看,并风趣地说:“这是在青藏高原留下的纪念品!”他第一次上珠峰是1966年随聂荣臻亲自部署的科考队攀登珠峰进行三角测量。出发前进行了数月的艰苦训练,由陈外欧局长直接安排,勘测珠峰的队员取消探亲假改为“亲探”(对外保密,亲属来队报销路费安排住房)。测量分队在珠峰周围总共布设了3个三角点,他登上两座海拔6500米的三角点进行观测。第二次是1968年,出发前他把自己仅有的财产——一只箱子和一卷行李存放到了同事家里,嘱托万一出事,请转交远在无锡农村老家的爱人。这次上珠峰进行补点科考,增测天文点加强控制网的强度。这两次由于受文革的严重干扰,科考工作曾一度受挫。这两次的三角测量都是用照准山顶观测的方法,精度虽低一些,但为后续测量奠定了基础。
    第三次他是技术负责人。记得是1975年4月6日,天未亮,他带领7位战友就从营地出发,向北坳突击。抬头往前看,见不到一块岩石,简直是一垛500多米高的雪墙横挡着。最大坡度达70度,且裂缝纵横,只能按“之”字形迂回向上攀登。随时都要提防雪崩、冰裂缝、强高山风和滚石袭击。越往上越缺氧,身上背的仪器装备也越觉得沉重。每走几步,人都要伏在冰镐上猛喘气。这500米的“山路”足足走了7个小时,终于艰难地登上北坳,完成了重力测量和航测调绘任务。他们把大地测量的重力点推进到了海拔7050米的新高度。这一次三角观测采取照准鸟笼的方法,精度比前两次高得多。经过最后平差,得到全世界公认的珠穆朗玛峰海拔高度为:8848.13米。在另一次海拔7000米处执行观测任务时,郁期青不幸发高烧达41度,昏迷后被抬下山,送到日喀则军医院治疗。经医生们全力抢救了20多天,刚一清醒,医生挥舞着一张报纸冲他喊:“这个能给你安慰!”报上登的是珠峰的海拔高度。郁期青无言,唯有落泪。
    1991年国测一大队被国务院授予“功绩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测绘大队”称号,4月26日李鹏总理在中南海亲切接见该队30位代表并合影留念,郁期青也在其中。他还做客央视新闻会客厅节目。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对科技人员的特殊津贴。如今他乐观淡定,打打乒乓球,兼任校外德育辅导员,为测绘精神代代相传继续贡献力量。他把一个大奖状挂在书房醒目的地方,上面写着:“在一九七五年参加登山活动中,完成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任务,成绩很显著,特给予嘉奖。中国登山队”。这是他先后三次攀登珠峰测量,200多个日日夜夜拼搏的见证。郁期青经常把它取下来精心擦拭, 这背后是永远抹不掉的奉献与快乐的回忆。
发布:李叔平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986
未知 那个凌晨涕泪双流[2015-6-30 | 侯振荣
“2014年6月24日,难忘没有面子的一个清晨”,这是我当天日记的开头语。
    这一天,是我随5名地理国情普查队员出征青藏高原,进行二次外业核查的第6天,是进入测区后的第二个驻地——海拔4700多米、地处羌塘高原中部的西藏那曲地区申扎县。
    早上5点多,天还没亮,自己就怎么也睡不着了。这些天我一直和中队长吴学峰住一个房间,听着学峰均匀的呼吸和轻微的鼾声,感觉着他那劳累过后安然的睡姿和神情,几天来的难忘经历,如同电影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16日从哈尔滨出发奔赴西藏,在拉萨休整、准备了两天,19日驱车离开拉萨进入高原测区,大家立即投入到了紧张、艰难的外业核查中。当晚9点多,4路人马才陆续抵达第一个驻地班戈县,楼上楼下搬运东西两个来回,一个个都已经吃不消了,四十几级台阶爬一次要歇上几歇,喘上几喘。安顿好后一起去饭店(到西藏没有自己起火做饭的条件,也没有时间,所以只能吃饭店),饭菜上来,刚吃几口王春阳就因为高原反应开始呕吐,几个人赶紧把他送回房间。其他人也都不同程度地承受着缺氧带来的反应,勉强用完晚餐,精疲力竭地回到驻地。等缓过劲来,躺到床上已经半夜了,又要开始为第二天的核查做准备。第二天学峰早早起来,给每个人测血氧、量血压,几个人因血氧饱和度严重不足而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头晕恶心,不得不吸氧、吃药。赵利起床后,血氧值太低,赶紧吸上氧气,由于反应强烈,早饭一口都没有吃,稍感觉体力恢复后,带上干粮毅然出发了。之后的几天里几乎都是这样,只要动起来,就会感到呼吸困难,而尽管遇到各种各样的身体不适,大家咬着牙坚持再坚持。去年这个中队10多个人连续在高原奋战两个多月,副中队长邹广宇暴瘦了四十几斤。
    那时,每天一出测就是十几个小时,回到驻地几乎都是天黑以后。那一路山光草色、秀水柔云、清风朗月勾勒出的自然美景根本无暇欣赏;吃饭、睡觉、行走,这些最平常的动作在高原都要付出体力;拍摄样本、测定检查点时如果走上几十米就会呼吸不畅。而我们这些队员都是只做不说,从来不去描述、不去表白,更不会去炫耀,不善于或是不屑于谈论自己,把苦涩埋在心底。他们那份恬淡自然、随遇而安,那种无欲无求、勇往直前,让人动容!5个人平均年龄不足28岁,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测绘人战胜困难的勇敢精神和一往无前的豪迈气魄;从他们身上,我汲取到了一种无声的正能量。反思自己,作为一名院领导,又为他们做过什么、着想过什么呢?设身处地,如果这里面有自己的孩子,我会多么揪心啊!……想着想着,鼻子发酸,眼泪就怎么也控制不住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参加工作近四十年,还从未这样过,感动、心痛、纠结、自责,百味杂陈。啜泣声还是把学峰惊醒了,也吓到了,他赶紧开灯起来,吃惊地问:书记咋的了?我抽噎着说,没事儿,早晨睡不着,回想这几天的经历,你们太不容易了!太难了!去年的两个多月是怎么熬过来的呀!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怎么也想像不出这里会这么艰苦,我这是感动的,今天就算释放一下吧,有点丢人了。学峰边拍打我后背边安慰我,书记别这么说,也别为我们担心,这点苦、这点累真的不算什么,这些年都习惯了。非常简单的话语,听来是那样的实在和感人。
发布:侯振荣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1078
未知 羌塘之夜[2015-6-30 | 闫志学
2013年,我大学毕业后来到黑龙江第三测绘工程院工作,参加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地理国情普查。幸运的我刚上班,就被安排到西藏那曲测区从事外业工作。2014年,我院开始对2013年西藏国情普查任务进行二次核查,我们五中队第二次来到西藏这片熟悉的土地上,继续普查项目的后期工作。在完成了班戈县的任务后,中队领导要我跟一名司机先行去申扎县寻找驻地。
    一路坎坷,经过6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申扎县城,按照地址来到了羌塘宾馆。一进院子,我们就看到满地的大块碎石和一幢简陋的二层小楼,厕所在院子的拐角处。服务员带我们来到了小楼的二楼,门都是紧紧地锁着,貌似没有什么人住。我们来到房间一开门,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门旁边是大大的铁炉,旁边有一桶干牛粪。看到眼前的景象,心里顿时凉了下来——眼看这是要靠烧牛粪取暖了啊!
    我们出去吃完饭回来,天已经暗下来。回到屋里感觉有些冷,便开始点炉子。但是我俩以前都没点过牛粪,只能一点一点琢磨,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才点着了一点,屋里满是烟。楼上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整个楼道空空荡荡的,走廊的坏窗户随着外面的大风发出奇怪的声音,时不时还有铁门的撞击声,让人心里直发毛。房间的门也关不严,风一股脑儿地往屋里钻。我们两个都没有睡觉的心思,一直开着灯,我跟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盼着天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半夜里,我被冻醒了,看了下表,知道已经睡了5个小时。起来发现,原来是炉子灭了。外面狗叫个不停,好像很多狗在比赛,一个比一个叫得凶,白天没发现这么多的狗,晚上都出来了,看来夜晚是属于这些野狗的天下。而我这个司机哥们儿倒好,鼾声大作,好像没事一样,可怜我脑袋露在外面,感觉凉飕飕的,本想起来上趟厕所,可一推门,窗外漆黑一片,走廊里冷清,外面野狗在叫,想想白天趴在院子里的狗,厕所在院子的拐角处,我彻底打消了上厕所的意图。这么一折腾,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没办法,只好起来自己生炉子。好在我家是农村的,有点经验,先找了几张废纸,用手把干牛粪架好,盖好炉盖,点燃纸,找了一张硬纸壳,当作扇子对着火苗扇,牛粪终于慢慢地着了起来。我在地上的水桶里灌了一壶水,放在火炉上,然后坐在火炉旁,烤着火,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就这样我一直坐到天亮。早上的天是那么亮、那么蓝,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回想起昨夜的情景心里还有点害怕。但一想到今晚大部队就会到来,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
    羌塘这一夜,其实对我们五中队参加过2013年地理国情普查工作的作业员来说,是再寻常不过的。去年我们在西藏高原一干就是两个多月,每个人都经历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这才是让我们最难忘的。
发布:闫志学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777
未知 无怨无悔甘肃行[2015-6-30 | 网络转载
三月,春的气息渐浓,我来不及迎候这春天的到来,便与队友前往今年地理国情普查项目甘肃测区第一站——定西市。一路上,队员们呼吸着柳枝的清香,带着好奇,揣着梦想,纷纷描述着心目中的大西北、黄土高坡……
    我对甘肃这个地方不熟悉,只从书本中略知一些概貌。上网一查得知,甘肃地处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和内蒙古高原三大高原的交会地带,地形复杂,山脉纵横交错,海拔相差悬殊,高山、盆地、平川、沙漠和戈壁等兼而有之,是山地型高原地貌。
    到达测区后,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群山、梯田,干旱、干燥。由于气候原因,山上的树木都不高,成排的幼林瘦小、干枯;街道上尘土飞扬,两旁的拉面馆比比皆是。
    虽说出外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在地形如此复杂的山区作业还是头一回。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也对我们的作业提出了新的要求。
    测区各地海拔相差悬殊,气压变化极大,这让我们这些习惯了在平原地区作业的人员不太容易适应。外出调绘,当我们乘坐的车到达山顶的时候,出现了耳鸣、胸闷、呼吸加深的高原反应。而这里的路多为崎岖难行的山路,路的两侧是天然形成的沟壑,越野车经常行驶在只有宽3米左右,只容一辆车单向行驶的盘山道上。一直生活在大平原上的我们,经常手心里捏着把汗。为了能全面地采集到样本,圆满完成实体属性的调查,在道路不适合车辆行驶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徒步前往指定地点。通常我们是寻找当地居民走过的小路,这种小路一般都是沿着山势形成,坡度极陡,但是为了节省时间,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我们只能克服心里的恐惧,沿着小路艰难前行。
发布:网络转载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975
未知 一个人的突围[2015-6-30 | 网络转载
2014年4月12日,在浙江省泰顺县筱村镇某处偏僻的山区,浙江省第一测绘院的龚旭峥正独自一人在野外开展普查工作。普查图纸显示这里山峦起伏,沟壑纵横,为了避免发生意外,他特意请了一名当地的向导引路。
    “路太偏远,我不走了”,向导停下脚步,不耐烦地摇着手中的帽子。“可是,之前说好的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龚旭峥显得有些错愕,睁大了满是血丝的双眼。“路不好走,这山沟沟本地人都不去的,我帮不了你”,向导把帽子往地下一扔,干脆靠着树干坐下不走了。眼前,依稀可辨的羊肠小路弯弯曲曲地朝前延伸,一直消失在山沟密林深处。龚旭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3点14分,今天的普查任务还没完成,得利用傍晚不多的时间赶紧完成这一片区域的普查。龚旭峥皱了皱眉,伸臂擦了下额头上汗水,独自朝着这条没有尽头的小路走去。
    路越来越难辨,越来越不好走。龚旭峥手里的图纸画得密密麻麻,他边走边对照着四周环境,脸上的汗珠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掉。
    连续两个月来,35岁的龚旭峥马不停蹄辗转浙西南的松阳、泰顺、云和、景宁等地开展质量检查工作。然而,测区的工作形势远比他预料的还要复杂许多。由于任务提交的期限日益靠近,普查队员顾不上休假,白天步行几十公里,晚上还要熬夜整理数据,身心早已疲惫不堪。虽然老实憨厚的队员们嘴上不说什么,但普查队伍的士气正开始一点点地回落,龚旭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上交图纸的日期悄然来临,为了重振队伍精神,龚旭峥要求项目负责人争当先锋,主动挑难的图来检查。自己更是以身作则,率先挑选了一批最难的图进行野外核查,这个偏僻山沟正是他核查的图幅范围。
    4点05分,手机信号忽有忽无,像风中摇曳的烛火。
发布:网络转载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833
未知 普查锻炼了我们[2015-6-30 | 网络转载
2014年,我刚刚来到单位,就赶上了全国第一次地理国情普查。这让我有种测绘行业的使命感。为了顺利完成任务,我们工程院的普查人加班加点,日以继夜,这里面发生了很多有趣感人的故事。
    有一天,家人打电话说姥爷生病住院了,因为情况紧急,他们把姥爷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小姨打电话来,而后弟弟也问我能不能回去。我沉默了,没有立刻回复去或不去,回或不回。此时的我真的不适合离开。幸好经过及时诊治,姥爷的病没有大碍。出院的那天我给姥爷打去电话,姥爷特别理解我,没有任何抱怨,只希望我好好干,还一再叮嘱我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想想身边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应该很多吧……在那段忙碌的日子里,努力、付出、辛苦,这一切笑笑就过去了,唯独这件事却让我记得很深。在整个故事里面没有眼泪,也没有埋怨。只在心里有一份愧疚,更有一份理解、一份支持和一份期盼,被融化在了这深深浓浓的亲情中。
    还有一次,就是徒步行走腾格里沙漠的事了。以前总觉得沙漠都是在方圆几百公里见不到人的地方才会有。拿到影像底图知道要去沙漠里面调绘固沙灌草,说实话当时心里挺抵触的。默默估算了下距离,5公里。按照正常1公里20分钟的速度,5公里也就100分钟而已。可是到了实地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正当酷暑,行走在软软的沙子上那叫一个慢啊,矮小的沙包都成了无法逾越的高山。我还特别无知地问了司机师傅,这就是传说中著名的腾格里沙漠?老师傅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我仔细地打量着周围,试图设计出一条完美的线路,但发现到处都一个样。也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来到这种大沙漠的强烈好奇心还是极度想证明自己的原因,我走得飞快。开始还挺得住,越往后越难,步履蹒跚,汗如雨下。途中还跌倒了几次。当我艰难地走完这5公里的时候,发现已近6个小时,这和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最有意思的是从软沙到硬路,自己已经不会走路了,一颠一颠的。回去的路上,坐在车里我就想,老前辈们当年是怎么一个条件来干测绘的,交通的不便利,设备的不先进,要比现在的我们干这个行业辛苦很多很多。想到这点,我不由心生敬意。
    地理国情普查工作还在继续,故事还在发生。过去动人的一幕幕场景,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一路走来,真心感谢在地理国情普查这个项目中同事之间的齐心协力,家人的默默支持,大家的无私奉献和辛劳的付出。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才能使今天的我们,今天的测绘人走得更稳一些,更远一些,更快一些。
发布:网络转载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785
未知 测绘人的离别[2015-6-30 | 谈兴凤
看到单位周围的学生来来往往,我想起10年前的我也是这个样子。那年,拖着行李箱,踏上开往南京的火车,来到河海大学,就读于地理信息系统专业。只是那时的我尚不知道,我即将开始的生活其实就是由一个又一个“离开”组成。
    2005年,考上大学的我,固执地不让爸爸妈妈送我去学校,连奶奶送我到车站的想法都被拒绝,寒暑假结束返回学校,也总是坚持不要任何人送,我独自拖着行李箱离开家。
    2009年,大学毕业,我来到了厦门一家公司工作,负责电力线路的测量、绘图、入库,测完一个乡镇的电力线路去测另一个乡镇,绘完一个城市的电力线路图去绘另一个城市,建完一个省的电力数据库去建另一个省的库。时间飞快,一晃5年多过去了,我就这样拖着行李箱,不断地离开一个又一个我熟悉的、工作过的地方。
    2014年,我出差到新疆,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测绘男,相处一段时间后,由于彼此工作都与测绘相关,沟通很顺畅,这也可能就是上天眷顾的缘份吧,我和他确立了恋人关系。我拉起行李箱,来到了他工作的单位——黑龙江第三测绘工程院。我参加了1:5万动态数据库更新项目,而他参加了地理国情普查大会战。地理国情普查项目要求全体人员都出外业,我的测绘郎也不例外,他背起行囊默默地离开了哈尔滨。
    这一次,我体会到了想送又不能送的滋味,体会到了“被留下”的感觉,原来被留下和离开一样难过。他舍不得留下我,我舍不得他离开我,于是我忽然觉得,原来,那些年我对爸爸妈妈、奶奶是那样残忍,不要他们送我,即使偶尔拗不过他们的不舍,让他们陪我一路走出村口,送我坐上开往省城的汽车,我都头也不回。我原以为应该难过的是我,因为背井离乡的人是我,孤军奋战的人是我。我以为反正过年的时候我会回来的,家里人不用不舍,不用难过。但这次我体会到了别离的一番新滋味,我的担心、我的不舍是深入骨髓的。虽然我没有送他,但不知在什么时候眼眶润红了,眼泪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不停地流。我难过、我后悔那些年不让亲人送我。
发布:谈兴凤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860
未知 塔县随笔[2015-6-29 | 网络转载
2012年,自治区第一测绘院承担了天地图数据采集喀什地区的任务。按工作计划,7月18日我与同事一行四人将前往距离喀什市近300公里、位于帕米尔高原上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以下简称塔县)开展工作。 

  塔县位于自治区西南部,帕米尔高原的东南,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三国接壤;境内与叶城、莎车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阿克陶县相毗邻。城区平均海拔3600米,全县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距乌鲁木齐1756公里。 

发布:网络转载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785
未知 测绘人的美[2015-6-29 | 网络转载
什么是美,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我曾经执拗的认为,美是一种纯粹的审美状态,能给我们带来美得享受,比较多的是音乐,绘画,诗歌等文艺作品。来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一测绘院后,我认识到了另一个层面的美。美的本质应该是旺盛的生命力,一切体现人类旺盛生命力的对象都具有审美的意义。这种美比“绿肥红瘦”式的吟咏更有价值和意义。这一刻我开始明白,美其实就是在我的身边,我们的测绘队员就是最美的人。 
   


  测绘队员是最美的人?很多人在心中都会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这并不奇怪,他们看起来平凡普通,那是因为测绘人总是做的多,说的少;他们常年奔波在测量祖国大地的道路上,外人对他们的认识太少了。走进测绘队伍,你不难发现,测绘人有着纯洁高尚的理想,坚韧刚强的意志,美丽宽广的胸怀,淳朴淡泊的气质,谦逊无私的品格。 
发布:网络转载 | 分类:测绘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查看:940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186]  
关于我们 | 业务范围 | 程序帮助 | 联系我们 | 测绘志愿者 | 测绘QQ群联盟 | 后台管理 | 友情连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09 测绘信息网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3003595号    页面执行时间:640.6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