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理信息 >> 理论研究 >> 内容

国产Google Earth建设引发的思考

时间:2013-4-10 10:41:04 点击:

  核心提示:摘 要:2008年年底,国家测绘局宣布将启动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工程。随后,关于国产Google Earth的消息引发媒体广泛报道,与此同时,地理信息产业内部也有各种不同的看法和声音。本文从回顾这一事件出发,系统、全面的综合了各种看法和声音,并结合欧美国家的一些建设思路提出了新的思考,希望...

春节前夕,中国将要打造国产Google Earth的消息不胫而走,仅20092月短短一个月之内就迅速被200多家媒体报道或转载。在google搜索引擎中,“国产Google Earth”的相关条目已达104万条之多。国产Google Earth之热,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去年1226日的专家论证会上,国家测绘局宣布将启动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工程,项目完成后将为各机构和大众提供类似于“谷歌地球”和“谷歌地图”模式的综合在线地理信息服务。113日下午,在全国测绘局长会议上,上任伊始的国家测绘局局长徐德明谈到2009年测绘工作时再次强调,“建设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是国家测绘局顺应经济社会发展新要求提出的重大战略举措,是提升基础测绘服务大局、服务社会、服务民生能力和水平的必然选择”。至此,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完全浮出水面。

20087月至12月,国家测绘局就已经组织国家基础地理信息中心、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黑龙江基础地理信息中心等单位的专家,开展了需求调研,进行了平台建设规划、总体设计和相关的试验。

然而,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的新闻爆炸力远不如国产Google Earth更为猛烈,于是后者几乎迅速地成为了前者的代名词,并进入了公众视野。

就在国产Google Earth被广泛传播的同时,各种争议在3S业界也一时间甚嚣尘上,备受争议。其中,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两个方面。其一,国产Google Earth的推出能否抗衡美国Google Earth对中国国土安全的窥视;其二,国产Google Earth该如何来定位,政府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是为了推动地理信息成果共享还是盈利。

3sNews网站上,网友关于国产Google Earth的评论日趋激烈。

保密还是泄密?

美国Google公司自2005年推出三维地球软件Google Earth以来,由于其卫星影像的分辨率最高可达0.6,因此在允许众赏心悦目的浏览全球景点的同时,也轻而易举的将各种重要的军事设施暴露无疑。尤其在Google Earth开放网友标注功能以后,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以及印度、韩国和泰国等各个国家的指责都空前强烈。

“‘影像中国’软件的推出,就是为了抗衡美国的‘谷歌地球’在中国肆无忌惮的窥视。” 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GIS所所长李成名研究员在接受一名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1]

然而,网友们却对此提出了强烈的不满和质疑。并有网友表示“影像中国”可能带来再次泄密的风险。“影像中国”大量使用了分辨率最高可达0.08的航拍图像,或是对部分地区进行“虚化”。高清晰的地图加上虚化措施,国外情报部门进行影像比对分析后,活脱脱一张“中国重点要害部位专题图”不就出来了吗?网友的担心不无道理。

军事专家认为,虽然公开的卫星照片对军事用途并不大,它们拥有比这更精密的卫星照片。但是从保密角度看,谷歌地球还是犯了大忌。一般而言,卫星照片的分辨率在30以下就可以发现港口、基地或舰船等较大目标,3-7的分辨率就可以发现雷达、小股部队、导弹基地等较小目标。也就是说,这些卫星照片都是有军事价值的。

令人高兴的是,在国家测绘局网站上公布的一份责任分工表中,由测绘成果管理与应用司牵头的《高分辨率遥感影像公开使用管理规定》将于2009年年内完成。该规定将对公开使用高分辨率遥感影像的方式进行明确,尤其对一些敏感的军事设施和有关民生的重要设施。

在高兴的看到《规定》即将出台的同时,却有网友担心这是否会成为封杀Google Earth的信号,一大批基于Google Earth的行业化应用是否会受到影响,进而冲击到地理信息产业的发展。也有网友提醒,“可能会为某些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与民争利提供了法律依据”。

“国家对于影像数据的开放是抱着一种极其复杂的情愫在其中的”。专栏作者gis-thinker在个人博客中坦言。他还提到,“想彻底解决Google Earth的泄密问题,应该是让Google Earth屏蔽掉用户标注兴趣点的功能,特别是能够分享数据点的功能”。这也是迄今最令军事部门担心泄密的关键问题所在。

总参测绘局的一位专家曾无奈的表示,一些发达国家是在优先民用的基础上,尽可能保证国土安全。而我们是在确保国家安全的提前下,适当的发展民用。一句简单的话却道出了两种空间数据共享机制的天壤之别。

谈到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的安全,参与论证的中科院两院院士李德仁表示[2],“将分别建设政务网和公众网,两个网络从物理上隔离,提供不同清晰度、精准度的信息服务,两者相得益彰”。或许这是从技术角度解决数据安全的有力方式,但如何平衡地理信息数据安全与丰富共享两者间的关系呢?政务网或许可以满足重大应急事件响应与处理以及各部门办公之用,但对于清晰度和精准度都较低的公众网而言,又如何与Google Earth相抗衡?这些问题现在还没有答案,也许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正式上线之日才能将谜底揭开。

共享和保密是一把双刃剑,如何科学划分测绘成果的密级和保密范围,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地理信息数据保密处理的方法,实现“该保的保住、该放的放开”,无疑正考验着政府的施政能力。

国产Google Earth拷问“公益性测绘”

所谓的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核心是数据的共享,这个平台如何保障这点。在基于Virtual Globes的三维可视化系统目前还没有一个事实或可行的数据共享标准、机制的前提下,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的目的是不是应该是数据建设和数据共享建设,而不是类似这样的面子工程的建设。3sNews技术总编博士在个人博客中这样写到。

然而,业界众多周知的共识是,想要实现全国多尺度、多类型地理信息资源的共享,实现国家、省、市三级互动,并非资金和技术就可以解决。造成我国目前地理信息数据共享困难、地理信息应用工程无法推广普及的核心障碍,根本在于观念和体制,是条块割据的各方利益阻碍了共享的进程。

“如果将地理信息基础数据视作国家投资的基础设施,将基础地理信息数据共享视为公益性事业,就不存在共享的真正困难”。gis-thinker在另一篇题为《公共地理信息服务的明天——坟墓Or金矿》中一针见血的提出。“如果建成这个国家级的共享服务,目的也是为了赚钱,只是将原来卖数据的方式改个名头更快更好的卖数据,那么所谓的共享不可能普及,更不可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谈到盈利,gis-thinker更尖锐的指出,“国家单位运营一个‘商业软件’,并且还在讨论‘盈利模式’,只能让这个行业刚刚涌起来的一点希望黯淡下去。空间数据的开放和共享、影像数据、非涉密数据的开放使用,如果定位于公共服务性事业是绝对的好事;但如果定位于利用数据来赚钱,那么这种盈利模式绝对会完蛋。”

但是也有网友反驳说“为什么就不能涉及到数据共享的领域?纯粹让商业公司来做数据共享,你就不担心数据流失的问题吗?”

在测绘部门的一份《公益性测绘的信息服务战略》中指出[3],公益性测绘是指不以盈利为目的、为社会提供公共测绘产品的总称。公益性测绘是测绘事业的主体,是地理信息产业发展的基础。其最终目标是要让地理信息深入到平常百姓家,让地理信息成为“全社会的共同需要”。只有信息资源极度丰富,信息获取途径畅通便捷,较好解决了地理信息的安全保密问题,才能形成广泛的用户群,真正实现公益测绘的信息应用社会化。

公益性测绘的战略如何坚守?国产Google Earth的提出正拷问相关测绘部门在该项目中的角色和定位。

国家测绘部门作为政策制定与协调机构,是继续坚持公益性测绘的定位推动地理信息共享,加大对政府部门和公共企业的地理信息服务,还是以裁判的身份像运动员一样参与到商业竞争中去。可能前者才是每一个纳税人更乐于见到的。

国外国家级地理信息系统的思考

“从现实层面,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的初衷也许是ESRI总裁Jack Dangermond的国家地理信息系统和Google Earth的一个综合体”。多年从事三维地球研究的博士对这个平台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上文中提到的“国家地理信息系统”,是被公认为GIS业界先驱的Dangermond先生在2007年初给美国政府写的一篇关于建设国家级GIS的报告中首次提出的[4]。他在报告中指出“地理空间数据以及相关应用发展十分迅速,在美国,改进和集成国家级空间地理数据非常迫切。美国联邦机构和世界上的其他政府正在通过应用GIS以改进政府的决策和服务,并取得了巨大收益。在公共安全、国家安全、应急响应、水资源、人类财产、农业和环境领域的成功应用都将证明,国家级GIS战略会带来许多利益。必须鼓励政府机构紧密协作,实现这一共同目标”。

美国911、四川汶川大地震等重大应急事件的响应和处理,都让政府决策者已经清醒的意识到,在信息时代来自多个部门和交叉领域的数据源和地理信息极其重要。时间就是生命,事件响应和处置的速度,在没有事发地及其环境周围多种类型的地理信息数据作保障的前提下,一切都是妄谈。因此,除美国之外,其他国家对于地理信息资源的建设和共享也极为重视,而且通常采用法律法规的形式予以确定。例如,澳大利亚政府将地理信息作为与公路、通讯及其他类型相同的基础设施进行建设;葡萄牙政府为国家地理信息系统的建设专门颁布了一项法令;匈牙利跨部门信息委员会的地理信息工作组则直接由首相办公室负责。

国家地理信息系统已经成为各国针对数据共享的共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虽然,软件、硬件、网络技术的发展使目前建设一个国家级GIS成为可能。但是,Dangermond也特别强调,“建设一个国家级GIS,最大的挑战是需要集成由不同机构创建和维护的数据”。

可见,获取和维护由不同层级、不同地域和不同来源的空间数据是共同面临的挑战。Dangermond指出,除了“创建一套被广泛接受,可以在各级政府使用的集成化数据模型”外,“一个被广泛认可的、国家各个部门和机构对GIS需求的蓝图”以及“一个能够带领大家去实施这样一个系统的,以及人们信任、有能力的机构”同样非常重要。

赢利性也并非是洪水猛兽,而是应该明确收费的用途和出发点。

美国《信息公开法》不仅从根本上奠定了信息共享的良好氛围[5],同时还在A-130通告中明确“在一个民主社会中,信息在政府和公众间自由流动非常必要;收费原则应该是能收回分发的成本,而决不能高于成本”。英国测绘尽管实施成本回收制,但仍在2002年制定了政府部门间合作协议,允许中央政府各部门免费使用国家测绘成果用于内部业务。韩国将国家地理信息系统作为提高国家竞争力与生产最基本的基础设施之一纳入国家事业予以支持。

“除了开发一个全面的系统,政府还将扮演重要角色”。Dangermond对政府在国家级GIS的可持续发展方面还寄予了更多期望。对于某些数据层,政府不仅要提供权威数据来源(比如大地测量控制,水利,网络,高程等),还需要进行持续不断地维护。

地理信息资源整合和新产品开发活动,以满足更多用户新的需求。这或许是政府公益性测绘战略的新诠释。例如,美国除生产其核心基础地理信息产品DEM\DOM\DLG\DRG以及地名数据库等)外,还生产土地利用和覆盖数据以及国家水文数据等。国家水文数据的河道码可以链接水系数据,用户通过建立水体自然流向模型,再叠加其他相关信息,就可用于水网交通分析及其他应用。英国军械测量局不再按照地图分幅的形式提供数据,而是按照用户定义的空间范围或主题提供数据。其地址数据层来源于英国皇家邮政,包括居民、商业及公共区域的邮政地址[3]

除了资金、技术以外,如果拥有一份被广泛认可的需求蓝图,一个具有公信力的领导机构,同时还有一个正确的角色和可持续发展的定位。正如博士所言“打造自己的Google Earth,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任务’”。

参考文献:

[1] 影像中国:抗衡谷歌地球肆无忌惮的窥视.北京科技报,2009

[2] 谌达军.中国将打造国产Google Earth.长江日报,2009

[3] 金君.公益性测绘的信息服务战略问题.中国测绘事业发展战略研究报告,2005

[4] Jack Dangermond. A Vision for a National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2007

[5] 威廉·R·安德森,彦廷,任东来.美国《信息公开法》略论. 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 2008 45(2) 

作者:刘玉璋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测绘信息网论文系统(www.othermap.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dxbox@163.com 站长QQ:28598865 鄂ICP备13003595号
  • Powered by othermap.comV3.0